【我的丢脸回忆】,开心小笑话——笑一笑十年少

回忆小时候,有一要好小女生,答应当我老婆,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青天白日,与其在她家私自结婚。

又什么不懂,只有模仿电视上,用抹布耷在她头上,然后温柔取下,给她深情一吻,亲在嘴上,可能天生就是那料,居然还玩出了法式长吻(当然,依我当时的知识,不知道那样也可以让人怀孕,等老师告诉我们人的来历,才有点后怕)。

再后来,好学的我就脱光了她衣服,想看看小妹妹和我的小弟弟有什么不同。

真是不看不知道,一看真奇妙啊。

她的是一道小缝,我的是一只小棒,就更让我们坚定,老天造人的时候我们就是一对,要不我们尿尿的地方为什么能结合呢,就如同魏革那发现大陆漂移说一样激动(不过,当时我们可没有使他们结合,因为老师还说了,要是把小鸡鸡放在那里边去,就会拔不出来,只有去医院手术,我妈妈是医生,我可不想丢人)。

所以,我们就赤条条地抱在了一起,立下了永不分离的誓言,可是快乐总是短暂的,接下来就是无穷的痛苦。

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我尿尿了,当然把床单打湿,也当然她妈妈就知道我们的事情,她转学了,我一个人留了下来,忍受千千万万人的责骂!不过,我依然是爱她的。

直到初中,我生命中的第二个女人出现。

她和我的第一个女人有点挂象,尤其是脱出来以后,都是一个中心,两个基本点。

稍有区别的是也许她妈妈常打她,把她两点都打肿了,至少我那时候是这样以为。

本来嘛,我们的生理卫生老师上课的时候就告诉我们了一件事情,吸烟有害健康。

还有巧合的事情,我们脱光也是在她家,我又尿尿了,但是比第一次要粘,我想,也许是我爱这个女孩多些吧,爱情连小便里的水分都能蒸发,太伟大了……自然,她妈妈通过遗迹知道了我们的事情,这次我不用背锅了,我转学,留下被千千万万的人唾骂。

我很内疚。

高中,看了生平第一部“美国电影”,也自学完成了生理卫生,回首往昔,心中只有恨。

您说吧,要是我们的生理卫生课在小学就开设,老师能早点告诉我实话,我能出那么多丑?

阿里一世说:“性知识要从娃娃普及。”

上一个笑话: 浪漫意境下一个笑话: 儿歌一首